您的位置 : 软街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乱世医凰
乱世医凰

乱世医凰 萧萧旧景 著

连载中 顾槿景曜 鬼怪百合古言惊悚悬疑

更新时间:2019-10-05 11:07:02
新书推荐,《乱世医凰》是萧萧旧景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顾槿景曜,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一句话:腹黑王爷扮猪吃老虎,将老丞相家的小白兔和整个大盛江山都不动声色地摘下来放进了自己的口袋。文艺向:——孤王有疾,卿为药引。她是医学奇才,继承师父之志,此生惟愿治病救人。他是野心家,多年伪装,他已布好局,手执各色棋子,只待时机一到,他便能一举夺回属于他的皇位。……初见时,她是朝中清贵独女,而他只是个落魄无势的皇子。再见时,她便轻易捕获了他的真心。从此,如画江山,与卿携手共赏;红尘十里,伴君一世同行。...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跳转阅读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凌雪陪伴了景曜多年,一人一马早已心念相通,因此景曜上马之后,它便不再因背上坐了陌生的顾槿而躁动了。在景曜的驱策下,它稳如泰山,矫如急电。

在凌雪的背上,顾槿渐渐地熟悉了马行进的节奏,止了泪,好奇地伸出一只手,张开纤纤五指,感受在马背上缓行时风流过手指的感觉。

慢慢的,她感到身后男人微烫的体温从两人接触的腹背处渐渐传了过来,将她的后背熨得有些刺痒。

她有些不自在地挺了挺背,想尽量远离背后那人的体温,但动作幅度却不敢太大,深怕身后之人察觉。

可惜行动失败,随后她就听到那男人的低笑声从她的身后上方传了过来,随即他便十分体贴地放松了对她的桎梏。

即便两人之间空出了一点距离,他手臂仍然稳妥地护持着她的上半身。

“现在不怕了?”顾槿听到他这么说道,语带笑意。

顾槿微微着恼,但想到方才确实是自己的不是,而景曜几乎可以说是又救了她一命。她便像个突然瘪了气的刺儿豚一般,乖巧地摇了摇头。

“王爷,你这匹马果真神骏,毛色鲜亮,仪态精神,看着便不似凡品。”顾槿真心感慨了一句。

“凌雪是我十八岁那年,父皇赠我的御马所产小驹,养了一两年,如今已伴了我两年有余了。”景曜抬起右手,轻抚了抚凌雪的鬃毛,凌雪似有所感地微摇了摇脖颈。

“它叫凌雪?……乌马凌飞雪,乱霜不能欺……果真是个适合它的好名字!”顾槿转头看向景曜,樱唇边绽开了一个笑容。

凌雪浑身漆黑,唯四蹄皆白,是一匹正宗的踏雪马,而气质如同主人般凌厉高冷,恰如其名。

“本王府内还豢养了不少其他名品马驹,不过我一向最为喜爱凌雪,因此这次出行便带了它。”景曜低头对她笑道。

“若淮宁事毕后你学会骑马,我便赠你一匹王府内不输于凌雪的好马。”

“当真?”

“当真。”

……

花了些时间,众人便到了知府府衙前,马蹄声皆踢踢踏踏缓了下来。

顾槿几人今日起的虽早,但因如今路不好走,路上便耽搁了不少时光,因此到府衙前时显然那两个差役已当了会儿子差了。

给府衙当差的差役招子都放的雪亮,且睢王的样貌本就出色,根本不需费心多记。如今他二人因早起而困顿的精神早已随着这对一骑绝尘而来的贵客醒了十分。

二差役赶忙上前,一人帮着睢王殿下和后面两个看上去就不好惹的带刀侍卫牵好了马。另一人也不敢怠慢,通报了一声衙中的大人,便领着一行人径直入了衙门里的待客厅。

几人进门,见杜知府已一脸笑意站在厅内等候了,身后还跟着一个眼生的男子,眉眼唇鼻之间与杜知府有些相似,却眼泡浮肿,看着便似纵欲过度的模样。

“睢王殿下,下官昨日命粮库库吏加急打了两对钥匙,今日王爷便可以入粮库一查了,王爷,是否现在就……?”

景曜抬手止住了杜知府的话,舒朗笑道:“欸,检查就不必了,我自然相信杜大人治下清明,库内粮食定然与账目分毫不少。不过杜大人,如今情况特殊,这粮库钥匙,自然最好是你我二人分管一对为宜。”

杜峻闻言心中暗喜,他本做了两手准备,若今日桃香得手,睢王出不了门,他自然不需要将那账目作假。若桃香失手,他自然也有别的办法。

如今景曜不欲入库内清点,他省了心思,倒很是痛快地将钥匙交了出来,心中寻思这草包既然连粮库也不愿去,要一对钥匙应也是做个样子,应付差事而已。

景曜得了粮库钥匙,便有了予人出入粮库的自由,心中自然舒畅;杜峻逃过了清点缺失粮食的问题,心中亦是大喜。

此时二人皆都看对方十分顺眼,坐下商议了一番在城中布粥的事,事情敲定后,便起身有说有笑地携手出了府衙。

待得辞别杜知府,景曜方才还笑意吟吟的一张脸慢慢淡了下来。

将钥匙随手抛给了修平后,道:“昨晚吩咐你的事情,如今可以去做了。”

修平拱手领命而去。

顾槿好奇地看着修平远去,转过头,大着胆子问道:“王爷,是什么事啊。”

景曜瞥了瞥顾槿,道:“好奇?明天你便知道了。”

顾槿鼓了鼓嘴,心想:还卖关子……我才不稀罕知道呢。

景曜又道:“如今此间事毕,我还要再去一个地方办点事情,才能带你去隔离处巡看。”

睢王发话,顾槿如何敢不应,且如今她不善驭马,还指望能坐着凌雪到处走走呢,自然不敢多嘴。

三人又上马后,骑行了一刻有余,景曜与修文二人在城西一片萧条的店面附近吁停了马。

顾槿抬眼望去,只见这店前偌大的黄杨木牌匾上写了三个精致的字,而这三个字型她也再眼熟不过,正是盛都贵族女子间日常最为常去的店面之一——馥兰阁。

可……景曜为何带她来此?难道是看她每日不施粉黛,嫌带她出来丢了他的面子,所以要带她买点胭脂水粉不成?

心中这么想时,身后的景曜下了马,又伸手将她带下了。

修文道:“王爷……这,要不属下带着顾姑娘去旁边的茶楼坐坐?”

景曜道:“为何?到了女儿家的店,顾小姐不进去看看说得过去吗?”

修文一脸讪讪,挠挠头,道:“王爷说的是。”

修文说罢便上前敲开了门——如今淮宁城内的店家没几家开门做生意的。门后脚步声渐响,一个老翁闻声在门缝后露了只皱巴巴的眼。

修文将腰上一个令牌样的信物出示之后,老叟便拔了门栓,行动有些不便般,慢吞吞放下了店门外的门板。

顾槿看着这幕,咬了咬唇,心中仍自对修文那番话有些不解,心想既然到了馥兰阁,自然是买女儿家的胭脂水粉,为何还让她在外等候?

顾槿仍自不解时,景曜二人已进了馥兰阁,顾槿便也放下疑惑跟了进去。

那老叟白发苍苍,腰已弯的快接近垂直了,候在门旁,待顾槿也进了门后,他便又一步一顿地过去将那门板放起,将门栓拴好,也不同他们打招呼,便兀自绕过门口那柜台,从堂后小门进去了。

小说《乱世医凰》 第二十章 还是被带了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鬼怪小说
  2. 百合小说
  3. 古言小说
  4. 惊悚悬疑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球探即时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