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软街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盛世芳华:嫡女不吃素
盛世芳华:嫡女不吃素

盛世芳华:嫡女不吃素 一世长安 著

已完结 苏瑾戈墨景尘 宫廷科幻鬼怪历史

更新时间:2019-10-05 10:32:01
主角叫苏瑾戈墨景尘的书名叫《盛世芳华:嫡女不吃素》,这本小说的作者是一世长安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她本是一人之下的皇后,却被妹妹诬陷跟太医有私,被关进冷宫致死,重生后,重回十六岁,她决定决不重蹈覆辙,要让害她的人一个个自食恶果......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苏瑾萱也吓得猛然后退了一步,撞到了身后正好端着首饰的小岚。小岚应声摔倒在地,将手中的盘子给扔了出去。

随即整个屋子便传来了玉碎的声音。在整个空旷的屋子里显得煞是响亮。

苏瑾萱也因为小岚的摔倒而倒在了小岚的身上,姿势甚为不雅。

身上那件红色的留仙长裙,也陪泼上了桌子上的热茶。

胸前烙印着的牡丹,此时却比不过胸前那被烫红的印记。

她吃疼的惊叫。

引来了正在别院里商议大事儿的魏月华和苏浩天。

苏浩天和魏月华赶来的时候,只见瑾戈正茫然的站在了苏瑾萱的面前,而苏瑾萱和小岚则躺在地上,旁边是碎了一地的玉镯。

"这是怎么回事儿?"看着魏月华将苏瑾萱从地上扶了起来。苏浩天不怒自威的看着众人质问。

瑾戈早已经沉默在刚刚发生的一切之中,自然无法回过神来回答苏浩天的话。

苏瑾萱的胸前早已经是一片红色印记。色泽看起来有些惊悚。

她看着苏浩天那严肃的神情,再看了看魏月华那满是怂恿的表情。苏瑾萱瞬间会意,于是,我见犹怜的摇了摇头,随即说道,"爹,不管姐姐的事儿,是我和小岚不小心,才会让姐姐撞倒我的。这热茶也是姐姐不小心才会泼到我身上的。"

虽口口声声是为瑾戈脱罪。但是,别说是从旁人的耳朵里听着了,就算是瑾戈自己听来,也知道这苏瑾萱是在说她的不是。这不明摆着说是她将她推倒的,然后再泼了苏瑾萱热茶吗?

苏浩天听着苏瑾萱的陈词,遂开口道,"昨日我便警告你们别给我惹事儿,今日你们……也罢,还愣着干嘛?还不赶紧让大夫瞧瞧去。

苏浩天看着魏月华,语气不佳的说道。

魏月华这才恶狠狠的看了瑾戈一眼,才搀扶着苏瑾萱出去。还一边心疼的询问着苏瑾萱的伤势。

苏浩天也不愿多留,只是看了一眼瑾戈,便转身随着魏月华和苏瑾萱的身后离去。

瑾戈看得很清楚,苏浩天离开时候的那个眼神,是对自己深深的失望。

烟儿和安儿看着苏浩天的离去,才立即上前。

安儿满是愧疚的看着瑾戈,"小姐,安儿错了,都是安儿的错,请小姐惩罚安儿吧……"

"你去把地上的碎玉收拾收拾吧。"瑾戈总算是回过神来,却没有要责怪安儿的意思。只是擦了擦干涩的眼角,然后淡淡的看着安儿说道。

烟儿心疼的看着瑾戈,伸出自己的双手握住了瑾戈那纤细的十指,感受着瑾戈指尖的冰凉,安儿秀眉紧蹙,"小姐……"

"我没事儿。只是突然想出去透透气。"瑾戈说完,转身便提着流仙裙摆便走出们去。

烟儿疑惑的看了看安儿,"你究竟对小姐做什么了,可把小姐给吓得……"

"我也不知道啊,我就是说这梅花白玉簪很配小姐。烟儿,你说怎么就这簪子就把小姐吓成那样儿了?"安儿也疑惑的看了看自己手中的梅花白玉簪,一脸不明所以。

烟儿微微凝眉,接过安儿手中的玉簪,仔细端详了一番,随即这才说道,"安儿,你又没有发现,小姐自从楼梯上摔下来以后,就特别奇怪。"

"什么意思?"安儿挠了挠自己的脑袋,一脸迷茫。

烟儿这才娓娓道来,"之前的小姐,和现在的小姐,虽然样子还是没变,但是眼神却变了。而且,小姐变得神秘了。就算是大夫人和小小姐欺负小姐的时候,小姐都知道如何应付。要是换做以前的小姐,那肯定是要被欺负的呀。还有上次,那么脆弱的小姐,居然把梅花枝桠都折断了。小姐每天早上都起来得很早,也不知道在忙些什么,还让我们准备奇怪的东西,还有还有,看到这玉簪,竟然被吓到了…"

"是啊,烟儿你这么一说,我也觉得小姐不太对劲儿。"安儿实诚的点头,柳眉如烟,却皱在了一起。

烟儿也忍不住凝眉,"你说,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会不会是小姐从楼梯上摔下来的时候,摔到脑子了?不然也不会昏迷那么多天了。"

"我看不像,小姐该不会是被鬼附身了吧……"

门外,瑾戈听着这越来越离谱的猜测。摇了摇头,魂不守舍的朝着别院走去,她等着苏瑾萱来找她。

果然,苏瑾萱处理好了胸前的伤,就跑到了这别院里。

"姐姐,好巧,你怎么在这儿?"苏瑾萱本是想到瑾戈的屋子里去找瑾戈的,却没想到在这儿遇到了瑾戈。

她自然不知道这是瑾戈所制造的巧遇。

瑾戈面无表情的对着苏瑾萱点了点头,"你没事儿吧?"

"没事,姐姐你这是要去哪儿?"苏瑾萱看着瑾戈,状似关心的开口问道。

瑾戈摇了摇头,实话实说,"随处走走罢了。"

"可惜了我给姐姐亲自挑选的手镯,本觉着那手镯应该是极适合姐姐的才是。不过没关系,我告诉姐姐一个秘密如何?"演了太长时间的尔虞我诈,此时的苏瑾萱倒是表演起了姐妹情深。

瑾戈回想着上一世苏瑾萱对自己的态度转变,竟然不知她的目的。仔细想来,也怪不得苏瑾萱城府太深,要怪只能怪自己太天真的相信苏瑾萱的人皮鬼话。

既然历史已经重演,她又何必再重蹈覆辙?

瑾戈摇手拒绝,"今日是娘大婚的日子,不如等到娘大婚之后,你再和我分享你的秘密吧。我现在要去看看娘做新娘的模样了。"

如果她此时拒绝了,那她就定然不会被跌落枯井了。

然而,苏瑾萱却视瑾戈的反对为空,拉着瑾戈的手臂,就朝着后院跑去。

瑾戈试图挣扎,却未曾想到,苏瑾萱的力气如此之大。

就这样生拉硬拽的被苏瑾萱拉到了后院里。

事实依旧宛如当年那般,瑾戈出现在了后院的枯井面前。记得前世,瑾戈是被石头绊倒,所以才会掉入这枯井里的。

所以瑾戈对自己脚下的路千般在意。

苏瑾萱看着瑾戈,一边随口问道,"姐姐对这相府的日子可还习惯?"

瑾戈回头看了苏瑾萱一眼,怕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吧。

"这相府的日子固然好。就是不如我翠竹轩来的纯净。我翠竹轩虽然没有相府这般富丽堂皇,但是至少,也不如相府这般险从中生。"

瑾戈看着苏瑾萱,指桑骂槐之意甚是明显。

苏瑾萱听着瑾戈这话中有话,一张精致的小脸忍不住抽搐。

她看着瑾戈毫不介意的朝着前走去。便将自己的玉腿一伸,挡住了瑾戈的去路。

瑾戈早就料到苏瑾萱会有如此一手,于是作势拉住了苏瑾萱的袖子,然后用力将苏瑾萱的袖子扯了下来。

苏瑾萱也没料到瑾戈会有如此举动,两人离着那枯井只有村部之遥,若是苏瑾萱再不后退,定当会随着瑾戈一起跌落在那枯井之中。

所以,苏瑾萱不得挥开袖子后退。

瑾戈将苏瑾萱的袖子撕扯开来。摔倒在地,手中那苏瑾萱的袖子角,顺手不小心丢进了那枯井之中。

瑾戈看着一旁因为自己突然放手而摔在地上的苏瑾萱,嘴角勾起一抹邪肆至极的微笑,随即闭上了眼睛。

苏瑾萱起身,本想假装关心的问问瑾戈是否有事的时候,却看到了瑾戈双眼紧闭躺在了古井边上。

她有些惊慌的伸手触了触瑾戈的脉搏,确认了瑾戈安然无恙,这才拍了拍胸口。

随即邪恶的看着瑾戈,轻嗤了一声,“我的好姐姐,看样子短时间内你是醒不过来了。既然如此,我看你也别参加你娘的大婚了。反正你也不过只是庶出,你娘再怎么嫁入相府,你也还是名不正言不顺之人。哼,跟我斗,你也配!”

苏瑾萱说完,提起了自己的裙摆,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决然而去。

待到苏瑾萱的脚步声渐行渐远,瑾戈才吐了口气,翻身坐起,看着苏瑾萱消失的方向轻笑,“哼,没错,跟我斗,你也配!”

瑾戈说完,拍了拍身上的泥土,起身看着苏瑾萱消失的方向。

可是,刚刚那脚步声突然又折了回来。

瑾戈立马躲进了那颗巨大的树木之后。

然,在苏瑾萱离去不久之后,景尘便出现在了这后院之中,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出现于此。兴许是满脑子都是瑾戈上次说过的她为什么要在古井之中凿梯子。

所以,就不受控制的来了。

树林里寂静得只有钟鸣鸟叫的声音,景尘环顾四周,却未曾见到半个人影。他自嘲的勾了勾唇角,好笑自己竟然相信了一个丫头片子的鬼话。

正要打道回府之时,景尘却下意识的走到井边。

只是,那枯井不知道何时变成了水井。

而且,此刻水面上正漂浮着白色的仙纱。

知道井中之人必定是瑾戈,景尘轻笑着勾起唇角,语气中不乏玩味儿的开口,"在下想,苏小姐这可是需要帮忙?"

树后的瑾戈看着墨景尘,嘴角忍不住勾起一抹由衷的微笑,或许他这是算准了时间出现在这树林之中。

景尘剑眉入鬓,挺拔的鼻梁下带着精致的弧度。却随着井底长久的沉默,让他嘴角的弧度渐渐淡了下去。

"苏小姐?"景尘再次出声试探。

然而井底还是一片沉默。

突然意识到发生了什么。景尘纵身一跃,跃入井中。

瑾戈未曾想到景尘真的会跳入井中为了救自己。于是匆忙的从树后跑了出来。

景尘一时情急,便跳了下去,却忽略了自己武功虽高,却不会游泳的事实。

瑾戈探头看着在井下挣扎的景尘,焦急的开口,“喂,景公子,你还好吧?”

“我……我不会游泳……”景尘艰难的冒出个脑袋,将此事儿告诉了瑾戈。

瑾戈瞬间觉得一个头两个大。不会游泳你跳什么井啊!

正在瑾戈焦头烂额之时,烟儿按照瑾戈的吩咐,恰巧在这时,拿着绳子到了林子中。

看着烟儿,瑾戈仿佛看到了救星。

她一把夺过了烟儿手中的绳子,扔进了井中。

“景公子,赶紧攥住绳子,我拉你上来。”瑾戈一边对着井里的景尘开口,一边对着烟儿说道,“赶紧过来帮忙。”

“哦……”烟儿不敢怠慢,赶紧走上前去,帮着瑾戈将绳子绑在了后面的大树上。

虽然两人费尽了九牛二虎之力,但是好歹将景尘从井底救了起来。

看着安然无恙的景尘,只是湿了头发和外衣以外,没有任何其他伤害。

瑾戈这才无语的看着景尘,“不会有用你还跳什么井啊!”

“你欠我一次。”景尘非但没有回答瑾戈的话,反而是提起了另外一个话题。

瑾戈抬头看了看天,现在她必须得马上回去换衣服了,否则,就真的没办法参加娘的婚宴了!

思及此,瑾戈直接越过了烟儿,一句再见都未曾来得及交代,就火急火燎的朝着自己的房间跑去了。

景尘正要追着上前,却看到了落在地上的墨色香包。此时已经被井里的水浸泡得湿透了……

他捡起了地上那个墨色的香包。女子的香包,多是红色。王公贵胄略有身份的人,都会选择大红色或者是黄色。然而这奇女子一般的苏瑾戈,却选择了墨色。

他正要上前追去,将香包还给瑾戈,却看到了不远处突然朝着瑾戈方向狂奔而来的安儿。并且神色焦急。

景尘见状,一个轻功,便落在了枝头。

他看了看自己手中的香包。眉头紧蹙,看来,只有在她娘亲的大婚之上见了!

小说《盛世芳华:嫡女不吃素》 第十四章 香包,女人心计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宫廷小说
  2. 科幻小说
  3. 鬼怪小说
  4. 历史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球探即时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