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软街文学网 > 小说库 > 仙侠 > 天族帝妃

更新时间:2019-09-16 10:27:09

天族帝妃 连载中

天族帝妃

来源:落初文学作者:木鱼亦忘言分类:仙侠主角:宫默北容瑕

甜宠新书《天族帝妃》是木鱼亦忘言最新写的一本仙侠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宫默北容瑕,书中主要讲述了:她,本是真命凤凰,三万年前,因神魔大战灰飞烟灭,三万年后,寄伏羲琴重生归来。下凡历劫,成为东启公主,在醒来的那一刻就知道自己即将要去北镜和亲。在和亲的路上被宫默北掳走,两人一同游历江湖,两人又会擦出怎样的火花呢?在得知宫默北的真实身份后,她,又会如何抉择呢?回到神界后,再次知道了凡间的宫默北竟是天族太子,她,又会如何选择呢?······...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然后对着容瑕道:

“公主,来,先把药喝了吧。”

容瑕一看碗里黑乎乎的汤药,眉头顿时就皱了起来,像避瘟疫一般挥了挥手,道:

“你先放下吧,我等会再喝。”

来秋看了一眼碗里的药,乖巧的点了点头,回道:

“是,公主。”

突然,门外传来一声响亮的声音:

“太后驾到!”

容瑕还处于一脸茫然的状态,来秋却很懂事的上前扶着自己,一脸着急的道:

“公主,赶紧,赶紧跪下。”

两人刚刚跪好,便见一个雍容华贵的华服女子缓缓向容瑕走来,身后还跟了许多的小婢女,小太监。

不愧是太后,在自家屋里窜个门,场面都着实壮观无比。

太后由婢女扶着走到容瑕面前三步远的地方站定,也不说话。

容瑕这才看清这个所谓的太后。

着一身湘红色大红妆霏缎宫袍,缀琉璃小珠袍脚软软坠地,摩挲有声,红袍上绣大朵大朵的金红色牡丹,细细银线勾出精致轮廓,雍容华贵。

却也将那保养的极窈窕的身段隐隐显露出来,白皙的皮肤吹弹可破,看得出来也是保养的极好。

葱指上带着寒玉所致的护甲,镶嵌着几颗鸽血红宝石,雕刻成曼珠沙华的形状,美丽不可方物。

一头长发被侍女灵巧挽起,插上了两支赤金掐丝暖玉火凤含珠钗,垂下细细的羊脂白玉流苏,零零响动的声音极为好听。

耳垂上戴着一对祁连山白玉团蝠倒挂珠缀,一荡一荡,在微风中微微飘动,衬得脖颈愈发的修长而优雅。

纯净的无一杂质的琥珀项链在阳光下泛着微微的光泽,皓腕上的一对独山透水的碧绿翡翠镯子,使一身的妆容更加完美。

容瑕在心里想,若是脸上不戴面具的话,定是个倾国倾城的美人。

容瑕自个神游得开心,却也没忽略散发着寒气的太后正冰冷地看着她,然后朱唇微启,说出的话语却是更加冰冷:

“拿住她。”

话音刚落,太后身后便走出两个婢女,干脆利落的上前,一人一边便要拿住容瑕的手臂。

容瑕却也不是个软弱的,自然不会乖乖束手就擒:

“干什么呀?放开我!”

登时便挣脱了来,看着太后极有气势的道:

“为何要抓我?”

太后依旧不动声色,却对着容瑕极有威严的道:

“东启与北境结盟已成定局!”

“北境,你是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

说着,对容瑕身后的两个婢女横了一眼,冷冷的道:

“带走!”

······

--

太后领着容瑕等人刚到太后殿外,远远的,便见容真领着随身侍卫跪在殿外。

显然,容真是早就得到消息,特地在此等候太后容瑕等人。

待太后走的离容真愈发近了,在场的除了太后一人,全部都跪下来行礼。

开玩笑,没见皇帝都跪下了?他们是嫌自己活腻了才敢不跪:

“参见陛下。”

容真知道太后一句话也没说,定是在等自己的解释。

于是,容真也不磨蹭,将眼眸垂了垂,便缓缓道来:

“母后息怒,容瑕失忆,乱了规矩。”

却不料,太后依旧不动于衷,只是看着容真,慢慢说道:

“即便失忆,也得去和亲。”

“母后,北境路途遥远,此去背井离乡,终身难回。”

容真顿了顿,接着道:

“容瑕受伤抱恙,不能接受也是情有可原,和亲一事,朕认为不如暂缓。”

容真话音刚落,太后便冷冷地道:

“可如今,月国大军压境,我大启内乱未平,无力应敌,将面临倾覆之祸。”

顿了顿,随即又道“

“若能与北境结盟,月国腹背受敌,必能主动退兵。”

“哀家想不明白,为何陛下迟迟不能下定决心?”

闻言,容真却没有正面回答太后的问题,只是道:

“月国战事,朕自会设法解决。”

“只是如今容瑕受伤失忆,这和亲一事,朕还需祥加考虑。”

听到这里,太后冷冷地‘哼’了一声,脸色却是更加寒冷,道:

“说来说去都是为了她。”

说完,转过身,狠狠地看着跪在地上的容瑕,缓慢地向着容瑕走去,语气不带一丝温度:

“当初,哀家饶你性命封你为公主,如今,哀家也能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闻言,容真却是惶恐抬头,跪着向前移了两步,激动的道:

“母后不可。”

见容真再次出声,却是再次维护容瑕,太后回头将容真看着,目光依旧冰冷,说出的话语更是如同一把利剑:

“七日后便是和亲之期,今日哀家就命人将鸩酒置于堂上!”

容真看着太后,脸上浮现一丝痛苦之色,语气悲痛的道:

“母后,您这又是何苦呢?”

太后却不理会容真,只是自顾自地说道:

“陛下是让她坐上去北境的花轿,还是七日后见到哀家的尸体。”

顿了顿,目光一冷,狠狠道:

“自行选择!”

······

--

夜,像一幅淡青色的幕布罩住了皇宫

窗外,风呼呼的吹着,还带着树叶的沙沙声,就像是风的呼啸。

黑夜让孤独变得深邃,孤独在黑夜升华,绽放演绎着黑色的美丽。

容瑕独自一人抱着膝盖坐在地毯上,思绪却飞到了九天之外······

白日里太后放下了狠话后便领着侍女离去了,容瑕自然也没能幸免。

突然,门外传来一声响动,紧接着,门外侍卫的声音便传了进来:

“参见陛下”

容瑕抬头一看,就见容真领着两个侍卫蹑手蹑脚的推门进来。

容真却没看见容瑕,留下一个侍卫在门外站岗,领着一个侍卫就进了来,一边走着一边着急呼唤:

“容瑕?”

容瑕赶紧将头缩了回去。

这也不怪容瑕懦弱,实在是容瑕对容真的心情太过于复杂了,无法主动去面对容真。

而且,一听容真的语气,着急中带着一丝小心翼翼,一听就知道定是瞒着太后来的。

容瑕一想到白日里太后那凶狠的嘴脸,胆大如容瑕,也不禁轻轻打了个哆嗦。

小说《天族帝妃》 第十五章 太后驾到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修仙小说
  2. 腹黑小说
  3. 民国小说
  4. 情有独钟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球探即时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