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软街文学网!

小说首页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首页 > 小说库 > 武侠 > 天启镇北王 > 镇北王府

镇北王府

路磊 2019-09-07 11:34:59

“谁又惹我们世子不开心了?告诉熊叔,叔给报仇去。”看着镇北王府世子楚天愁眉苦脸的坐在哪儿,熊通又以为是哪家纨绔不长眼惹了楚天,气势汹汹的打算去报仇。

“哎!谁又能惹到我?还不是我那老爹,非要让我娶一个北狄公主,还不告诉我是哪家公主,你说气人不气人。”虽然镇北王妃成天夸赞北狄女子长得水灵,但楚天是丝毫不信,北狄在天启与蛮族名声差不多,以野蛮著称。

估计像他母妃这样倾国倾城的容颜,在北狄恐怕近百年才出现一个,让他不由得愁眉苦脸,若是娶上一个母夜叉,那该如何是好?

熊通大大咧咧,看着楚天为这种小事愁眉苦脸,大笑道:“世子尽管放心,到时熊叔去北狄时,给你物色一个最漂亮的公主,决计不会在王妃之下,你看可好?”

“熊叔可别骗我,漂亮公主他们北狄能舍得外嫁?”楚天只道熊通是在忽悠他。

“哈哈,世子尽管放心,只要世子喜欢,抢也要抢来。”熊通是镇北王府的武将,甚是豪爽。

“抢?”楚天有些心虚。

熊通看到了楚天的反应,知道他在不解什么,悄悄地靠近楚天,小声地说道:“听说当初王妃就是王爷从北狄抢来的。”

“哦?还有这等事?当年是不是你陪老爹抢的母妃?”楚天来了兴趣,有些兴奋,他母妃可从未与他讲过,看来他母妃与他那老爹之间还有不少故事。

楚通那威武的身躯上竟然有了一股少女才有的扭捏,脸有些微红,“世子说笑了,世子说笑了,咱哪敢啊!”

楚天有些遗憾,他又不能去问母妃,当初老爹是怎样抢她的?老爹肯定不告诉他,他又极想知道:“熊叔知道是谁陪着老爹去的北狄?你偷偷告诉我,我一定不告诉别人。”

只见熊通看着他身后向他眨了眨眼。

“说嘛说嘛!”楚天丝毫没有看见,继续问道。

“哦?我儿想知道什么?怎地不来问为父啊?何必为难你熊叔?”镇北王楚镇刚悄悄地来到了楚天的后面。

楚天对他父亲声音是极其敏感,向后看了下,装着惊慌的表情向外跑去,边跑边喊:“不想知道,不想知道!”

楚镇看了无奈道,他何时怕过本王?装的这般像,肯定跑去静嫔独孤淼那里告状去了。

熊通偷笑道:“王爷还是这么害怕夫人。”

楚镇瞪了熊通一眼。

后者连忙闭下了嘴,向外跑了跑,回头不怀好意地笑了笑:“王爷不是妻管严,王爷不是妻管严。”

楚镇脸色大红,这个熊通,越来越放肆了。

他是不怕王妃的,北狄公主虽然刁蛮在外,但在家却是截然相反,温文尔雅,处事大方。

可是对于他那个从中原独孤家娶来的静嫔独孤淼,他是哭笑不得,好像独孤淼是夫他是妾一般。

在家嫣然一个母夜叉,他是打不得,骂不得。并非是他不愿意打,不愿骂。确确实实是打不过骂不过,他心里不由得感叹道中原女子虽从小学习三从四德,但真正嫁过来之后,那刁钻,那刻薄,想想就让人毛骨悚然,他那便宜儿子竟然不知道。

楚天如果在,肯定反驳道:“我又没娶妻,我哪里知道?”

“楚大头,你给我滚过来。”

楚镇正一个人发呆,好似虎啸一声传来,震得他头皮发麻,这独孤淼,嗓门越来越大了,整个王府还有谁听不到?

“我靠,河东狮吼啊!”剑魔-欧冶子正在练剑,一个分神,差点走火入魔,那个疯婆娘一天喊八回,他不烦我都烦了。

“快,快去看看,静嫔又受什么**了?”王妃楚媚儿像丫鬟吩咐道,随后有一想,挥了挥手,“还是我亲自去吧!肯定是天儿惹的祸。”

王妃是北狄公主,没有汉名,加之白狄传统,嫁到夫家之后,是要随夫姓的,楚镇称呼她为媚儿,所以她汉名就叫楚媚儿。

“冤枉啊!冤枉啊!”楚镇失魂落魄地走向静嫔处,想着怎样应付这疯婆娘,要不跑吧?不行,那疯婆娘武功高,跑了几次都被抓了回去,被当街拖回王府,那尴尬场面他是不想在上演了。

每次诸王聚会,他可是谈论的热点,人家戏称他为“妻管严”届的泰山北斗,地位无可撼动,他每次都尴尬的笑笑。

楚天十六岁还像个小孩一般躺在独孤淼的怀了,仿佛受了多大委屈一般,带着哭腔道:“他吼我,他还扬言要修理我,说北狄公主再丑我也得娶,再难看都是您的儿媳妇。”

“我儿不哭,我儿不哭。看他来了我怎么收拾他,还敢打我家小天天,真是活得不耐烦了。”静嫔独孤淼嫁给楚天之后生了一女,镇北王府就楚天一个男丁,虽然不是她亲生儿子,但待他胜过亲生闺女。

“王妃来了,王妃来了”外面侍女着急忙慌的赶了过来。

楚天从小就爱在独孤淼处撒娇,告黑状不少干。那哭功也不是盖的,听到亲娘来了,哭声更甚:“我娘定是老爹请的外援,二娘可不敢被忽悠了啊!”

独孤淼温柔地抚摸着楚天:“放心,今天二娘给小天天做主,只要小天天不愿意,谁都别想逼小天天娶那北狄蛮女。”

“静嫔说的是哪里话?北狄女子怎是蛮女?你这特指谁啊?”楚媚儿气势汹汹地到了静嫔的花林居,正好听到这话,当即就发做起来。

“哟!我道是谁呢?原来是楚姐姐,快坐,快坐,我怎能说您呢?这不是生气楚大头非逼小天天娶亲!一时间嘴误了。”独孤淼天不怕地不怕,只是对这王妃楚媚儿有些……。

“孩子到了娶亲的年龄了,这娶个北狄公主是镇北王府的传统,当年夫君不也是遵从了传统?”说着楚媚儿露出一抹红晕。

“楚大头哪是遵从什么传统?那是见色起义,抢姐姐过来时他哪知姐姐是公主。”

“你要从这样讲,那咱们就好好掰扯掰扯。”楚媚儿想借机转移话题。

“当着孩子面,你们两个能不能收敛一点?”楚镇到了落花居,看到了楚媚儿,心中大喜,那多飘在心上的乌云终于散了,还是媚儿对我好,知道关键时刻替我挡挡。不像那些家伙,看着我被独孤淼从大街上拖入王府,再从王府拖入落花居,愣是无动于衷。

楚天一心看热闹,正是津津有味时,楚镇来了,心想,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个时候来。

当着独孤淼的面,楚镇可不敢教训这小祖宗:“楚天,你摸摸自己的良心,为父那时招惹过你,你非与为父作对,不就是说了句……”

独孤淼直接拧住楚镇耳朵:“说了句什么?”

“哎呀!疼疼疼,夫人轻点。”楚镇疼的大呼小叫。

看的王妃心疼不已,“意思意思就行了,别拧坏了。”

“姐姐放心,皮实着这。”

楚天偷笑不已。

楚媚儿灵机一动,冲着楚天招了招手:“天儿过来,过来。”

楚天不明所以,缓缓移动到母妃面前,如蚊子轻语叫了声般:“母妃”

楚媚儿一把抓住楚天,拧着楚天腰间一坨肉:“受了委屈不找母妃,麻烦你二娘,这是母亲教你的吗?现在爹娘都在,说说娶个北狄女子,怎么委屈你了?”

小说《天启镇北王》 镇北王府 试读结束。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镇北王府密信常阴山金凤客栈袁大林大熊兵小王爷——楚天四王并立松原剑仙初显神威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

球探即时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