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软街文学网!

小说首页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首页 > 小说库 > 言情 > 盛宠二婚:新夫唯妻是从 > 第002章 他不想离婚

第002章 他不想离婚

慕溪 2018-07-18 16:46:09

我没理他,直接过去跟我妈打招呼,“妈,你怎么来了?”

我妈脸一沉,在我脑门上戳了一下,“你又跟海洋闹什么脾气呢?”

我愣了一下,意识到孙海洋这是恶人先告状了。

“他都和你说了什么?”我问我妈。

“说什么呀,还不是你小心眼。”我妈嗔怪我,“大半夜的为了一条骚扰信息把他撵出去,你家的营业员病了,他开车送人家去趟医院,你追到医院里大吵大闹,又是小三又是离婚的,哪有个大人样?”

听我妈这么说,我气的肺都要炸了,孙海洋个王八蛋,居然就这样轻描淡写的来掩盖他害我流产和出.轨的真相。

他肯定是算准了我不敢**我妈,所以才把我妈叫来压我,这个**,真是太卑鄙了!

可是他不是想离婚吗,不是要给小柳的孩子一个名份吗,为什么还要费心维持我们的关系?

他到底打的什么鬼主意?

我最终没敢告诉我妈真相,反倒是她把我训了一顿,走时还告诉我这几天妞妞她负责接送,晚上住她那里,说是给我们单独的空间缓和一下。

我妈一走,孙海洋立刻赔着笑过来拉我。

“老婆,我错了,你就原谅我这一次吧,你放心,我一定不会离开你的,咱们不离婚,哈。”

“滚开!”我一把甩掉他的手,“你说不离就不离呀,那你准备怎么处理你的小情人?”

“我让她打胎,然后给她钱,让她回老家。”孙海洋非常坚定地说道。

我怀疑我的耳朵出了毛病,怔怔地看着他,“你不是想要儿子吗?”

“我那是一时糊涂,我过后想想,咱们走到一起不容易,这几年你陪着我风风雨雨的,日子刚好一点,我不能因为我妈想要孙子就毁了咱们好不容易建立的家庭,还有,妞妞那么小,我不能让她没爸爸。”孙海洋无比真诚地说道。

我不知道他说的是真是假,可是他的每一句话都无比精准地戳在我泪点上,我忍不住眼泪哗哗往下淌。

“孙海洋,你现在才明白,不觉得晚了吗,你的行为已经给我们的婚姻造成了裂痕,你以为我还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吗?”

“是是是,我知道,要让你一下子原谅我也不可能,可是老婆,你想想妞妞,想想咱们的家,求你给我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浪子回头还金不换呢,你就再相信我一次吧!”孙海洋扑通一声跪在我面前,一脸乞求地看着我。

“说什么为了妞妞,她那么小,在医院守了我一夜,你问都没问她一句。”我吸吸鼻子,脸虽然还板着,心里却有了一点松动。

还能怎样,一个好好的家,像孙海洋说的,我总得给他一个机会,争取一下吧!

孙海洋抬手扇了自己一巴掌,“我错了,我**,我不是人,我以后会好好补偿你们母女的。”

“呸!”我啐他,“孙海洋,这回我给你留着脸,限你三天之内,把你的破事处理好,听见没。”

“听见了老婆。”孙海洋略显为难地说道,“就是三天有点仓促了,她毕竟怀了孕,我总得做好她的思想工作,看着她把胎打了吧,老婆你给我一个星期,我保证一个星期之后,你再也见不到她,好不好?”

说实话,我真不是赶尽杀绝的人,想着人家一个未婚女孩子,打胎这么大的事,确实挺伤人的,也就默许了孙海洋说的一个星期。

可是我万万没想到,就因为我一时的心软,给自己带来了毁灭性的伤害。

我虽然暂时原谅了孙海洋,但我不能接受和他同床共枕,我把他赶到次卧去睡,他老老实实的接受了。

我在夜里又给自己做了很多心理建设,告诉自己,男人一时失足是常有的事,只要他能认识到自己的错,回归家庭,踏踏实实的跟我过日子,就是一个可以原谅的人。

罪犯也有个立功赎罪的机会呢,何况是自己朝夕相处了四年的丈夫。

我说服了自己,第二天,像没事人一样,收拾收拾去了店里。

孙海洋当着我的面打电话约小柳出去谈,表情严肃,语气生硬,我觉得他态度还行,就让他去了。

下午的时候,他打电话向我汇报,说小柳一下子不能接受,又哭又闹,他还得接着做她的思想工作。

我也没说什么,只让他尽快解决。

后来每每回忆起这段时间,我都深深的悔恨,鄙视自己,我的心是有多大,多粗糙,才会这么放心的让他自己去解决。

隔天,我提前关了店,想去我妈家把妞妞接回来,出门的时候发现下雨了,怕她着凉,就没去,直接回了家。

我刚拐进楼道看到几个房产中介的人从我家出来,孙海洋在和他们道别。

擦肩而过时,有个男人的目光一直放在我的身上打量着我,让我感觉...他好像认识我。

——他眉眼冷峻,身材颀长,步履从容优雅,虽然同样穿着黑西装,但不同于另外几人的白衬衫,他的衬衫是烟灰色的,扣子松开两粒,露出性感的喉结和锁骨,这性感又因着烟灰色的严谨冷寂而染上了一丝禁欲的味道。

我一时看住了,直到他们进了电梯,才想起问孙海洋,“这些人是干什么的?”

孙海洋转了转眼珠,说道,“楼上的邻居要卖房子,中介带买主来看,不巧人不在家,咱家和他家的户型一样,他们就进来看了看。”

“哦。”我不在意地应了一声,在小区里面,这种事情很常见,我们家装修时,也去别人家参观借鉴过。

我再想想刚才那男人,觉得他有可能是买主。

后来证明我猜想的一点没错,他确实是买主,但他买的不是楼上邻居的房子,而是我们家的房子。

小柳闹腾几天后终于妥协了,同意打胎。

孙海洋说她出血过多,医生让留院观察一晚,他在医院里陪着,当天晚上也没有回家。

我想着他终究害了人家,最后再陪陪也可以理解,就没有管他。

妞妞还在我妈那里,我妈成心要让我和孙海洋合好,死活不准我接妞妞回来。

我一个人清清静静地睡了一夜,第二天一大早,就被一阵敲门声吵醒了。

我以为是孙海洋忘带钥匙,就穿着宽大的睡衣,蓬头垢面地出来开门。

门打开,却发现又是上次那几个中介。

那个男人也在,他今天穿了件烟灰色的风衣,整个人风度翩翩,离得近,我发现他的眼睛是那种非常紧致的单眼皮,略长,目光冷静而睿智。

他看了看我邋遢的样子,皱起眉头,问中介,“怎么还没搬走?”

“是啊,大姐,你怎么还没搬走?”中介的小伙子不满地问我。

我一脸蒙圈地看着他们,“你们走错门了吧,是楼上要卖,不是我家。”

“怎么可能,就是1903呀!”中介的小伙拿出一份合同递给我,“上次我们不是来过吗,你家大哥说三天之内搬完的。”

我脑子轰的一声,身子晃了晃,扶着门框才没摔倒。

孙海洋?难道他背着我把房子卖了?

我一把抓过合同,打开一看,上面白纸黑字签着孙海洋的名字,还有手印。

那鲜红的手印刺得我眼睛生疼,我腿一软,瘫坐在地上。

“大姐,大姐,你怎么了?”中介的小伙过来扶我,被我用力推开。

“走开,你们都走开,这是我家,谁敢进来我就报警!”我歇斯底里地喊道。

“不是,大姐你什么意思,人家这位大哥全款都给你们了,合同明明白白在这,你怎么能赖帐呢?”中介小伙说道。

“我不管,我没同意。”我喊道,“我们当初买房子就是夫妻两个签的字,现在凭什么不通过我就能卖掉,你不要欺负我不懂,你们这是违法的,我要报警!”

“那就报吧,我来报!”那个男人不紧不慢地说道,掏出手机打了110。

警察来的很快,我一身睡衣披散着头发被带到了警察局。

警察经过询问调查,最后告诉我合同有效,还找出婚姻法给我讲,夫妻一方擅自处分共同共有的房屋,只要第三人是善意购买、支付合理对价并办理产权登记手续,就是有效的,房屋无法追回。

“所以这位女士,你只能向法院起诉离婚或追究你先生的责任,要求赔偿,但不能霸着房子不给这位买主。”年轻的警员很有礼貌地说道。

我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剩下哭的份。

我想破脑袋都想不到,孙海洋居然会给我来这么一手,我的好心,我的善意,我的妥协,我的忍让,在这一刻显得要多讽刺有多讽刺。

一念之差,我就把自己推进了万丈深渊。

我就像那个把蛇揣进怀里的农夫,幼稚至极,可笑至极,愚蠢至极!

我哭到不能自抑,谁都劝不住我,最后还是那个男人提醒了我,“如果你还有疑问,不如我们现在去见你老公,当面说清楚。”

他这么一说,我才醒悟过来,我当务之急就是要去找孙海洋,让他把钱给我拿出来,我要买回我的房子,我的家。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第001章 小三竟然是她第002章 他不想离婚第003章 眼泪最无用第004章 意外遇初恋第005章 恶心的母女第006章 最痛的遗憾第007章 大度的弃妇第008章 女儿的秘密第009章 对你有意思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

球探即时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