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软街文学网 > 小说库 > 军事 > 江山,美人,一壶酒
江山,美人,一壶酒

江山,美人,一壶酒 浓睡不消残酒 著

连载中 陈坤杨乾

更新时间:2019-01-10 09:30:43
主人公叫陈坤杨乾的小说叫做《江山,美人,一壶酒》,是作者浓睡不消残酒倾心创作的一本历史军事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八百年王朝兴衰,顷刻间大厦化为土砾。是当权者的不作为,还是野心家的图谋不轨。天下大事,合久必分,分久必合。英雄造势,势造英雄。乱世将成,群雄并起。追逐、争夺、猜疑、献身、死战、据守、筹谋······每个人在这乱世中努力扮演好自己的角色,为的是在乱世中活下去,有一席之地。成功,失败,他们都不曾有一丝迟疑,奋不顾身,为的是心中那份炽热的天下美梦。...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莉莙还没有回宿舍,她此时正和德拉科一起站在一间烛光昏暗的地下室,看起来应该是魔药课教室,两个人都手握魔杖,看上去很紧张的样子,地上躺着奄奄一息的灰兔子。

“Crucio!”莉莙强迫自己集中思想深吸一口气厉声念道,魔杖指向那只兔子,它立刻发出撕心裂肺的尖叫,无力地在地上打滚。

“这才像话嘛~施不可饶恕时,你必须下得了狠心才行,”德拉科冷漠的蓝眼睛斜视着这个可怜的小家伙,“你准备好最后一步了吗?念出阿瓦达索命咒的时候绝对不可以心软犹豫。”

她真的准备好杀生了吗?莉莙不禁放下魔杖,不忍心看到那只不知是死是活地躺在地上兔子,它紧闭双眼小小的身体颤抖:“我不知道……”

“如果你无法熟练地掌握三个不可饶恕咒,他们早晚会揭穿你的伪装。”德拉科急切地催促,“到时候就功亏一篑了!”

“为什么要选择孤军奋战,德拉科?”莉莙忽然转过脸问,“既然你站在我们这一边为什么不光明正大地与大家并肩作战?”

德拉科叹了口气:“因为我们会输得一败涂地,因为我们明争没有丝毫胜算,黑暗势力远比你看到的强大,超出任何人的想象,如今只有靠暗斗我们才有希望。”他望着莉莙,“我们已经别无选择了,你知道吗?”

望着神色疲倦、苍白消瘦的男孩,莉莙忍不住伸出双手环住了他的脖子,德拉科的脑袋靠在她肩上,她的心脏开始加速跳动——

“阿瓦达索命!”

一个男人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莉莙身边,他杖尖射出一道刺眼的绿光,兔子尖叫一声,在地上翻了一个身,不动了。

德拉科放开莉莙,斯内普也垂下魔杖,懒洋洋地扫了他们一眼:“你们俩还真会浪费时间~你任务完成得怎么样了,德拉科?”

“我已经向主人汇报过了,你不必多问。”德拉科甩了一下前额挡住他蓝眼睛的银发,拖着长音不耐烦地回答,“如果你感到力不从心了,解决陈煜焓的任务可以让我来完成。”

斯内普冷笑一声:“这只是最后一步,不是吗?过程还是要看你这位新来的小朋友的表现,卡罗兄妹已经上路了,过会儿你可别丢人啊~”莉莙最受不了他这种口气了,难怪每次见到斯内普,哈利总是带着一副要吃人的表情,不过眼下她不能发火,只好咬着牙沉默不语,斯内普又随手拿出了两只外型如同普通礼品包装的纸盒子,“你对你朋友这么仁慈可不是一件好事~”

“闭嘴!”莉莙克制不住烦躁地喝道,她的心里很乱,对完成下一步计划力不从心,她真的要亲手将自己的好朋友往绝路上逼了吗?她们是否准备好面对敌人了呢?她甚至不知道落入陷阱后的朋友们会遭遇怎么样的劫难~

“那个特里劳妮是怎么回事?”德拉科问。

“你父亲没有控制好纳吉尼,主人向来宠着她。”斯内普回答道,“她看到了太多,主人才派纳吉尼出手的,卢修斯又对圣芒戈魔法医院的护士施了夺魂咒才转移了波特他们的注意力,没有追究。”

“她预测到主人的计划了?关于蛇宝石的动向。”莉莙忍不住发问,“根据我的一个同学从图书馆借来的书上说,夜明珠的故乡是印度,世界上仅存的六颗夜明珠全部都成了神话传奇。”

“这就是主人利用陈煜焓的原因,跟波特一样爱管闲事,”斯内普解释,又转向德拉科,“所以在蛇宝石被找到之前你还不可以对她下手。”

他哼了一声,又问:“那主人要张泓有什么用?”

斯内普意味深长地回答:“追踪蛇宝石不止一种方法。”

“德拉科,你接近濯妍只是为了格兰芬多宝剑?”莉莙问。

德拉科愣了一下:“怎么问起这个了?”

“我看得出她很在意你。”她扬起眉毛。

他迟疑了一下,又摇摇头:“我向格雷伯特保证过要把濯妍交给他的……”

斯内普一举手打断了他:“好了,隔墙有耳,不便继续讨论了,礼物的事情你看着办吧,斯梅特和贝拉特里克斯已经准备就绪,宜早不宜迟,国庆节假期一结束就行动。卡罗兄妹在老地方等你,张莉莙!还有你父母,德拉科,他们已经好久天没有你的消息了,快点动身吧!”

星期三中午,刚吃过午饭陈煜焓就往宿舍里冲:“郭郭!郭诗嘉!”她在门口戛然止步,看见张箬钧对着张贝伟大吵大闹。

“哎呦~这明明不值几个钱好不好!”张箬钧瞪着双颊通红的贝贝,还用手指着她,“这不就是要送给徐筱丹的礼物嘛!我知道!哪淘来的垃圾扔哪儿去,淘些破烂还好意思送人?”她趾高气扬地转身推开一脸茫然的陈煜焓摔门而去。

“张贝伟,你老让着她!”等张箬钧走后,胡文锦责备道。

“就是呀!什么破烂啊?你明明花光了去年所有的压岁钱才买到的纪念品,换了我我就会叫她赔!”邹琬婷也附和着,陈煜焓上前一看,只见地上有一地碎了的透明东西,不过还是可以推测出这是一件价值不菲的高档礼物。

“没事,贝贝。我来试着修一下,”她抽出魔杖,“OculusReparo!”碎片抖动了一下,没有恢复原样,陈煜焓尴尬地放下魔杖,偷偷看了贝贝一眼,只见她耸耸肩坐回床上埋头看书了。

“这是个魔法物品,碎成这样修复咒是没有用的。”

一个模糊的声音从宿舍门口传来,大家闻声回头,只见卢娜和郭诗嘉正走进来,“准备好飞行课了吗?”

“我们还有一刻钟左右。”吴旺珲看了一眼手机说道。

“我听见你在叫我,”郭郭看着陈煜焓,“什么事啊?”

“哦,我想借一下你的那本《夜明珠传奇》。”陈煜焓在郭郭和卢娜坐到床上时急切地说。

“那本书吗?已经还回去了。”郭郭兴奋地补充,“不过,我又借了另外一本。卢娜说这是《夜明珠传奇》的原著,叫作《蛇宝石》。”她把一本深棕色封面的、中间有一个橡皮般大小的银制骷髅、手掌大不了多少的书放在膝盖上,右下角有两个绿色墨水写成的单词,是本书的题目:

TheCobraStone

仔细一眼,发现有几乎透明的一条蛇围绕着骷髅,隐约闪烁着红色的眼睛,同样没有打印作者、翻译员或出版社等等信息。郭郭小心翼翼地打开它,翻到第一章是介绍蛇宝石的那一页,一张照片上有一块和莲子一样大小的宝石,在黑色的背景下闪烁着碧绿的光芒,像星星似的美丽神秘,下面写着:

蛇宝石,也被称为“眼镜蛇石”或“蛇眼石,”可以被人叫作夜明珠。传说是地狱神塔尔洛斯带着他的魔蛇穿过印度的时候,魔蛇忽然在这里的一片魔鬼林留下几颗神蛇石。晚上神石会发绿光引来了许多飞虫,飞虫引来了许多蛙类,这样附近也常出没喜欢食蛙的眼镜蛇,被别人称为蛇宝石,这种珍宝十分罕见,是传说中的奇石之一,使用者能够探索各个空间的无限力量。

果然有关联!“郭郭,翻翻后面的内容简介。”陈昱含呼吸急促地说,她们翻了几页,只见主要内容上写道:

本故事发生在古老的一个土邦国家,国家知道世界上有一种自己能发光。含有巨大和力量的宝石——夜明珠。于是,为了满足他的贪俗,他指令臣仆到处搜寻这颗宝石。为了蛇宝石,小辛格的父亲在与眼睛蛇搏斗时被咬伤致死,海盗船长和红鼻子怪不幸葬身海底,国王和宫廷总管都死于邻国王子的刀剑之下,而那王子又被受尽磨难的小南娜一刀刺死,最后宝石依然下落不明。

下落不明?陈煜焓愣愣地坐在那里,这么说这个故事是真的?一颗让人拥有巨大财富和力量的夜明珠,而且还能够探索到各个空间维度的无穷力量!难怪像伏地魔这种野心勃勃的人会不惜一切代价去寻找它……

陈煜焓又看了一遍内容简介,如果夜明珠现在还在小南娜手里的话,那么伏地魔一定去找过她。但是……她又看了一眼文章开头和结尾,“发生在古老印度的一个土邦国家”?“依然下落不明”?看样子这已经是好几个世纪以前的事儿了,南娜肯定已经死了,蛇宝石也不会在留在印度了……没有人拥有它?

等等!

陈煜焓没在意郭郭的抗议,夺过书翻到介绍的那一页,蛇宝石是传说中的奇石之一,就像哈利说过的魔法石——这块传说可以把石头变成纯金,制造长不死之药。如果蛇宝石被南娜当作珍宝的话,她一定会传给自己的后人,而那两块力量相当的神石是会有吸引力的,这是前几天魔药课上的斯拉格霍恩教授说的:当两个物体拥有独一无二的相似之处时,它们会彼此之间产生一种特殊的联系,这是魔法世界中神奇关系之中的其中一种。

就是这样,没错!

陈煜焓激动地一跃而起,郭郭看了她一眼:“你想干嘛?”

“我知道了!”她语无伦次地喊起来。

“你知道什么了?”张泓从礼堂回来,好奇地问,“差不多该上飞行课了——”陈煜焓一下子冲过去拉着她头也不回地跑到走廊上,“干嘛?发生什么事了?”张泓完全被她搞糊涂了。

“阿丢,我刚发现的!蛇宝石,还记得吗?伏地魔要找的那颗夜明珠,我想只要我们知道尼可·勒梅在哪儿,就有可能赶在他之前找到蛇宝石!”她浑身克制不住地颤抖。

“什么?”张泓一下再呆住了强迫自己跟上她的思路,睁大眼睛盯着陈煜焓激动得通红的脸庞和发亮的眼睛,“什么?你怎么知道?”

“郭郭的那本书里写得清清楚楚!蛇宝石是已经不在它的故乡印度的那片森林里了,它被一个小男孩带出印度,因为任何人都想得到它,他很危险。那介绍文上还说蛇宝石是奇石之一,魔法石也是。还记得我对你说的吗?据说魔法石的制造者尼克·勒梅一失踪后,强盗曾多次洗劫他的房子,却始终找不到魔法石的迹象,魔法石肯定在勒梅以及他的妻子潘乃丽身边——”

“为什么?”张泓还是有些晕头转向,语无伦次地问。

“‘为什么’?阿丢,勒梅用了五十二年实现了一件人类有史以来最伟大梦想的传奇,魔法石是炼金术中最高的境界。换了你会把它乱扔让别人顺手牵羊偷走吗?”陈煜焓瞪着张泓,还以为她疯了似的,“他带着石头不可能住在人多嘈杂的城市,以免被人发现。再说他年纪也大了,肯定需要一个安静的环境隐居,是不是?真不敢相信,濯妍哪儿去了?”她们冲进312宿舍,看见濯妍的床是空着的,“芳嵘,卓研呢?”

“一个叫德拉科·马尔福的男孩刚才把她叫出去了。”芳嵘一边放下《黑暗力量:自卫指南》,一边回答。

“马尔福又找她!”张泓嘀咕着,“昨天哈利都说了——”

“他是伏地魔的手下!哈利说过他正在接近濯妍!”陈煜焓尖叫道拉着张泓向走廊外飞奔而去,不能让他得逞!

走廊尽头,德拉科双手正按着濯妍的肩膀,她背对窗子,呆呆地望着他,心脏要跳出胸膛了,他的那双银蓝色的眼睛直直地凝视着濯妍那双黑眼睛,一直望到她心里,把她看透。

“嗯——你别这样看着我,德拉科……”濯妍感到滚烫的脸要烧起来了,她慌张的躲避着他的目光,“你要干什么?有什么话直说嘛!”

“嘘~不要多想,看着我……”德拉科的声音从未那么低沉、有吸引力,充满了濯妍的整个耳膜,像是大脑里传来的一样,随着他开始缓慢地念念有词,她像被催眠了似的,眼皮越来越沉,仿佛在温泉一样暖和,脑子里仿佛有什么记忆要被硬抽出来似的。

德拉科这样看着濯妍,让她觉得很不对劲,有些奇怪的东西在腹里翻滚,她觉得他好像在用读心术,可是她完全没办法反抗,像是被一股力量镇压了。突然,濯妍的太阳穴一下子疼痛起来,德拉科和他那双银蓝色的眼睛迷迷糊糊的消失了,她看见一把嵌着耀眼红宝石的闪闪发亮银剑,五秒之后,只感到眼前一黑,立刻有一道红光闪过,她就失去知觉了……

德拉科放下魔杖,让卓研垂靠在自己的右肩,忐忑不安的情绪这才从他脸上浮现出来,刚才他对她用了摄神取念咒,取走了她那段关于格兰芬多宝剑的记忆,但是,显然他抽这片段的速度还不够快,被她发现了。昏迷中,濯妍的眼皮动了一下,德拉科看了她一眼,伏地魔交代过一抽走她的记忆就杀了她以免留下后患,可是他下不了手,他不可能现在就要她的命。

一定还有别的办法的!说不定修改一下她的记忆就没事了~德拉科一边想一边小心地用魔杖,点着卓研的太阳穴部位——

“马尔福!”

陈煜焓和张泓从走廊尽头奔来,两个人举手把起魔杖指向德拉科,“不许动!你对她做了什么?”

德拉科冷笑了一声,轻轻地让濯妍坐下来斜靠在墙角,然后把魔杖猛地转向陈煜焓:“Stupefy!”红光从杖尖射出——

张泓马上下意识地推开陈煜焓躲过昏迷咒,同时一挥自己的魔杖,缴械咒脱口而出喊道:“Expelliarmus!”德拉科防不胜防,魔杖脱手飞去,张泓立刻去看濯妍,还好没有受伤。

陈煜焓迅速爬起来,把魔杖指着德拉科:“你刚才对濯妍做了什么?”德拉科恨得咬牙切齿、双手握拳,这时另一个声音传来了——

“这是怎么回事?”只见斯内普从黑暗中走来,那双黑洞似的眼神落到陈昱含手里指着德拉科的魔杖上,“你想攻击人,陈煜焓?看来你不但动口伤人现在又开始暴力动武了。”

“不是,教授。陈濯妍她……”张泓紧张地解释。

斯内普一个眼神她便一下子知道自己说什么都没用了,他走近濯妍低头凝视了她一分钟,略皱了皱眉头,目光不经意地扫了德拉科一眼,然后他又回头拿出魔杖指着濯妍,一点,一道蓝光闪过,她动了动但还没有醒。

德拉科沉着脸一言不发地准备转身离开,被陈煜焓一把拽住胳膊:“站住,回答我问题!你刚才对她做了什么?”

“放开马尔福,陈煜焓!别逼我对你动手。”斯内普冷冷地说,脸上的讥笑戏剧化地消失了,他对德拉科说,“跟我来。”他转身拉着德拉科的袖子,忽然想起什么似的扭过头,难看的讥笑又挂到脸上,“陈濯妍不会有事的。张泓明天我要亲自检查你的缓和剂和关于月长石的论文,以及接下来一周所有斯拉格霍恩布置的作业,要是偷工减料,就要浪费笔墨纸重写了。至于你——陈煜焓,”他那双黑眼睛直直地落在陈煜焓脸上,像砸在她脸上的冰雹一样,“明天晚上八点到我办公室来,关禁闭。”

什么?陈煜焓起的向前迈一步,正要张口反驳,被张泓一把拉住,待他们走后,她愤怒地喊道:“我攻击人?他怎么不看看马尔福,他对我们施昏迷咒!显然他就是在捣鬼!”

不知过了多久,濯妍醒了发现自己在宿舍里,大家一定都去上飞行课了~她感觉头有点疼,回想起德拉科之前在走廊上看自己时那种眼神,她心里就发毛。

“濯妍,现在感觉怎么样?”金妮走过来关切地问。

“还可以,发生什么事了?”濯妍急切地问道。

“你躺在走廊地上,阿飞和阿丢陪着你。我和金妮本来想过来提醒你们该去上飞行课了。”赫敏也走过来坐到床上,“阿丢说不知道当时马尔福对你做了什么,把我和金妮吓坏了。”

“我让她们赶紧去上飞行课,赫敏用悬停咒把你送回床上,听说当时马尔福用魔杖指着你的脑袋,她们俩个赶到后他要对阿飞施昏迷咒,幸好她躲得快。当阿丢解除了马尔福的魔杖后,斯内普出现了,他以为她们在攻击马尔福,关她们禁闭。”金妮还是一脸担忧,把这些话一口气说完了。

“幸亏昨天教了你们一句缴械咒,我和金妮、卢娜打算通知张贝伟、郭诗嘉、邹琬婷、胡文锦、陈芊、吴旺珲、倪檬葶和罗芳嵘参加明晚上的防御术咒语活动了。时间定在六点半到七点四十五,因为阿飞八点要去斯内普那儿关禁闭。”赫敏压低嗓音认真地说,“我们三个人加哈利、罗恩、纳威、西莫·斐尼甘、迪安·托马斯、费雷德、乔治、帕瓦蒂和帕德玛都来帮助你们。”

“真是太感谢了!我们可有的要学呢~”濯妍开心地笑道。

“说真的,濯妍,你现在感觉怎么样?马尔福到底要对你做什么呀?”赫敏责备道,”你怎么还执迷不悟?马尔福是个食死徒,是与我们势不两立的敌人,你怎么能单独与他接触?“

濯妍的脸不知不觉地红了:“说真的,我不知道他要对我做什么~”当时还以为他要亲吻她呢,“他一直盯着我,什么话也不说……我觉得他好像在看我的灵魂,一直看到我心里。我想那会不会是读心术……反正我觉得好像有东西从脑子里硬抽出來似的,很不舒服……”她竭力回想那种脑子被扭曲的怪感。

赫敏倒抽了一口冷气:“他用的是……摄神取念咒?”

“什么事摄神取念咒?”濯妍好奇地问。

“它可以等于读心术,让施咒者进入你的记忆中控制你。他可以提取、修改或掌控你的记忆和思想,神秘人和斯内普都是这方面的高手。”金妮沉着脸说。

“怪不得,我眼前闪过一个我从没见过的画面,大概就是他想要的,是一把嵌着红宝石的银剑……”濯妍喃喃道。

“格兰芬多的宝剑!”赫敏和金妮尖叫起来。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球探即时比分 金点子股票软件 股票涨跌由什么决定 光头强精选平特一肖 下午买股票短线技巧 体彩排列青海走势图 宁夏11选五一定牛 股市专家分析直播 河北十一选五玩法 福建十一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 百度 股票涨跌是什么控制的 七星彩今日开奖号码 贵州体彩11选五一定牛走势图 百家乐合作 上海十一选五开奖查询 福建快3彩经网 原油期货配资